桑日县最新新闻事件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科技前沿 >

邱汉桥“北势南气”山水画的固守与弘扬_教育频道_东方

发布日期:2020-06-02 03:3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不斤斤于局部的描画,并不意味着对局部的忽略,在强调整体气势的同时,注意某些细节的精到,譬如他很注意画面中每一笔墨的处理、无论是干枯浓淡即大笔横扫,至梢头用笔又十分讲究,似不经意中透出苦心经营,远取其势,近取其质,而达到整体讲求大势,局部严谨准确,磅礴寓精微的视觉效果。邱汉桥也能游刃有余地画出之大幅画、无论山水还是田园其内在的精神气势依然很大,真所谓“气旺神畅”。能达到于此,主要取决于邱汉桥早年严格的技法训练,厚积薄发,方能笔无妄下,从心所欲不逾矩。

邱汉桥 主题山水画 《千秋》

中国画的造型问题,一句看上去很简单的“似与不似”,却包含了中国文化最重要的中庸思想,它把写实与写意、抽象与具象、表现与再现之间的关系,很深刻地揭示了出来。它要求画家不能静态地、纯客观地看待描写对象,太“似”就媚俗了;但又不能离开客观对象,“不似”则欺世。所以在这个“似与不似”之间,有一个非常微妙的“度”。这个“度”,在物理学上叫“张力”。

“似与不似”的造型观念,也体现了中国画的写意精神。写意是中国画的本质和核心。写意不是简单地去描绘含混不清的图像和意念,也不是表达似是而非的所谓“形象“,而是通过具有人文精神内涵的笔墨,书写一个画家在对民族、时代、社会、自然、文化等进行深邃的体察之后,所形成的一种精神、一种意识、一种凝练的感情。因此中国画对造型的要求不同于具象的描摹和抽象的”不似“,形象和物象,在中国画里只是一种载体,重要的是表现超乎形象之外的人的感情和内在的气质,表现心灵深处的幽情。和任何一种画种相比,中国画是最抒情的艺术,因为它重视人之精神的直接抒发。

邱汉桥 山水画 《彩云间》

邱汉桥在审美取向上与传统文人画的“萧淡简远”拉开了很大距离,所以行家们一致认为邱汉桥作品从传统中来,但艺术创作应有自己的艺术语言,艺术不能人云亦云,“他吸收了很多现时代的新的观念及美学观念,又继承了传统文化的精华。”他的画与明清文人画在表面形式上确实有所不同,但总体审美范畴没有滑出“文人画”的传统。他强调用笔、用墨要雅,用色也一样难,艳而不俗更难,颜色要用得亮,要透明,要雅,要大气。他认为他还是走在“传统出新”的路上。邱汉桥认为现在的时代,能够纵览古今中外的东西。其次,他的个人气质也和他人不一样。在认识问题的方式上与他人也显得会不同,他重视生活,去画生活,画感受,画生活的精神实质,画自己的精神,自己的思想,自己的见地。艺术的创作重要是表现自我精神情怀。常想与前人、同辈人在形式上拉开距离。每个人的路都不一样的,他从这条路走,觉得是可行的,别人走,可能不行。每个人的情况是不一样,这是客观存在的,邱汉桥说:在很多年前与画友一同去写生自己回来后创作出了一批好作品:同去的画友回来却一无所获、后来画友沿原路又了多日返回还是如此。所以说艺术的创作强求不得。

在争论中发展,在怀疑中前进,是从20世纪一直到今天中国画的生存状况。但中国画在今天无疑也是一个类似春秋战国那样群雄竟起的时代,黄宾虹、齐白石、徐悲鸿、李可染等都是比肩前贤的重要人物。对于我们这个时代的画家来说,战术上虽然各异,走的路不同,但“条条大路通罗马”,战略指向仍然是为中国画拼杀出一块生存的空间。邱汉桥认为中国画还是要强调传统,坚持文人画书写的表现方式,从不用制作之类的手法。当然有传统不一定画得出好画,但一张好的中国画一定得有深厚的传统。这不光是个技巧问题,最根本的是思想,其精神包含“胆识、悟性、学养。”

邱汉桥 山水画 神山圣水

邱汉桥说:当下中国画最值得关注的是如何在新的环境下,用新的形式固守传统文化画的精神。这也是他一生的守望。现在,中国画坛有两个方向背离这种传统精神的倾向:一是高调“创新”,为新而新,这是以抛弃的方式背弃。我们需要的是在现代意义上的守望,用现代的形式来固守传统文化的笔墨与精神。处在21世纪,整个社会是信息社会,好多情况无法预料。作为视觉艺术,中国画处在一个大变革的时代,变很重要,变则通。邱汉桥个人考虑是,中国画一定要变,要用变的形式来固守和弘扬传统的民族文化精神。


Power by DedeCms